正 文

青少年心理疾病千万不能滥用抗精神病类西药


青少年心理疾病千万不能滥用抗精神病类西药

         一位家长的公开信 201354

427中午11:40,江苏南通如皋中学发生了学生跳楼自杀的惨案。高二班一个男生,从学校五楼回廊跳下身亡。一个品学兼优正值青春年华的孩子,转眼间就这样离我们而去,知道的人无不扼腕痛惜!

    他的同学回忆说“他是我小学加初中同学,特别可爱人特好特老实,学习很好,老师同学都很喜欢他。” 另一个同学回忆道“前几天,我听朋友说圳哥最大的梦想就是能考上大学,就是前天他还在跟他妈妈聊人生和未来,可转眼想着好心酸”。

这孩子是以他们学校中考前三名的成绩考入如皋中学的。因为学习压力大,中考时连续熬夜,上高中后一直头痛难忍,开始诊断为神经衰弱,后来转成严重的抑郁症,只好休学。按规定,休学连续两年就要被退学处理,到今年夏天,孩子休学已满两年,他彻底的绝望了。

我们谴责这可恶的教育制度,把孩子压抑成这样,否则孩子就不会因学习压力太大而得病。得病以后,当今医生错误的滥用抗精神病药物治疗,越治越坏,没有任何治愈希望,更是致命的最后一击!

这位孩子的同桌巨乌龟,在如皋中学吧悼念他的帖子圳哥一路走好,天堂里不会再有头痛里写道,圳哥以前经常骂给他看病的医生是个庸医,也许吧,可能碰上一个会治这个病的人,或者懂一些心理学的医生,今天就不会这样。这些天,我的心一直在流血,好痛好痛!我自己的孩子当初就和如中这位孩子一样,也是患病三年多,休学,治愈无望,几次自杀。万幸的是跨出楼栏杆的那一瞬间被我们死命拉住了,万幸的是后来找到了杨仲明教授,戒除了害人的抗精神病类西药,用中医方法进行治疗。现在,我的孩子已完全好了,考上了大学,健康快乐,朝气蓬勃。

为了救救类似的孩子,不让这样的惨案再发生,作为经历过这一切的家长,我的良心不允许我再沉默下去了。我要告诉大家,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因为受到各种压力,各种刺激而产生的精神障碍,心理疾病是完全可以治愈的,但是一定不能吃抗精神病类西药。一定要知道正确的治疗方法。一定要找到能真正治好病的人。千万不要听信挂着所谓“正规”招牌的庸医的误导,走我们曾经走过的那段弯路!

回到那时,初二,我孩子上课时因受到老师态度粗暴的突然惊吓,精神恍惚回到家,说后面的课什么都听不懂了,连续几天,不但课听不懂了,连以前学过的也想不起来了,回家看着作业本发呆,急的直哭。很快,孩子的成绩从前几名直线掉到后几名,陷入了极度的焦虑和恐惧之中。

本来,我们想,孩子受到惊吓,过几天缓过来就好了。一直安慰孩子,说老师这样做就不对,但是每个人都会犯错误,老师也会犯错误,孩子也说不恨老师了。可看到后面孩子的情绪越来越糟,想“解铃还须系铃人”吧,便请那位态度粗暴的老师能和孩子当面谈一谈。那位老师倒也是和孩子谈了,没有丝毫的歉意,讲了一堆要克服困难不怕挫折努力奋斗的大道理。

一天晚上,孩子放学没回家,我不放心,到学校找他,发现孩子一个人坐在教室里,不停地翻书,满脸通红,使劲捶打自己的头,急得满教室来回跑,竟把我也赶出教室,把门从里面关上,直到熄灯后才无奈地和我一起回来。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我们找了两位心理咨询老师进行心理咨询,老师也耐心进行疏导,但是没有效果。

我们又带着孩子来到南通市心理咨询中心,(里面都是市第四人民医院的医生),医生诊断为轻度的焦虑加抑郁,让服药百忧解(氟西汀)。开始一段时间似乎有效果,后来副作用出现,效果不见了。孩子头晕头痛、思维迟钝,更加烦躁不安,越加量越坏事。没办法又找另一个医生,他给开了维思通(利培酮),开始似乎也有效果,后来又不行,又是加量,孩子说脑子麻木的像砖头,副作用发作时,五脏六腑里象有千万只虫子在撕咬,孩子痛苦的抓着胸口,把衣服撕碎,在地上打滚。现在我才知道,这就是药物副作用里那用词文雅的表述“静坐不能”!

焦虑抑郁没治好,又出现了越来越重的躁狂和强迫症状,孩子的思维就像短路了,一个数字怎么写能连续问三四个小时,直到喉咙嘶哑,精疲力竭。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杨仲明教授给戒除西药后才彻底消失。

本地医院太失望。我们又去上海的精神卫生中心,医生把药换成兰释(马来酸氟伏沙明)。去上海东方医院医生又把药换成氯丙咪嗪以及后来的左洛复(舍曲林),赛乐特(帕罗西汀),思瑞康(奎硫平)、氯氮平等等。

结果整个治疗过程就是这类抗精神病药物品种的不断转换和加量再加量的过程。孩子的病不但不好,反而却越治越重,孩子整天昏昏沉沉,经常浑身抽搐颤抖,除了嗜睡,就是不断的折腾,说脑子不会动了,头痛的要裂开,抱着头往墙上撞。他会突然冲到厨房去到处找刀,说是不活了。拼命砸反锁的房门,要冲出去跳楼。半夜常常痛苦绝望的哭喊,“难受啊,我怎么不好啊,让我死吧!”从床上翻滚到地上又在地上反扑滚打,我们夫妻两人,一个赶紧抱住孩子,一个赶紧去关窗。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在夜空里回荡,现在想起来我都要落泪。

当时我们什么都不懂,什么都相信医生听医生的。现在终于知道都是药物副作用所毒害。面对这种状况,医生从不说是他们开的药把孩子害成这样,而是说我孩子本身的病越来越重。最后竟让我们把孩子送精神病院!

不甘心,后来又去过北京的安定医院,回龙观医院,最后到了最高层次的中国精神病防治研究所,找的都是著名的医生和专家,换一次医院一次希望,再由一次次希望走到失望,跑遍中国,发现都是一条路子,药物维持,不行就送精神病院。

孩子被药物副作用折磨的痛不欲生,几次自杀。整整3年多,一家人无助,绝望,想死的心都有。没经历过的人是根本体会不到的! 427日南通新闻联播中,听着主持人那无知,刻薄的解说既然有跳楼的勇气,为什么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时,我真是气的不得了。

求医无用。绝望之际,我拼命跑书店,几乎翻遍了所有这方面的书籍。一次偶然机会,我在书店发现一本杨仲明教授写的书《精神病可以治愈》,仔细看过,觉得他讲的非常有道理,马上联系到他。后来在杨教授的指导下,一边服用他配制的中药,一边慢慢戒除了所有的西药,按他教的一整套方法辅以爱抚疗法和心理治疗,历经五个多月的中医治疗,真是病去如抽丝啊,孩子渐渐康复了。

杨教授说,孩子受到突然惊吓后,机体的脏腑阴阳严重失调,后面的焦虑恐惧无法学习,就是机体阴阳失调后意向性受损的表现,这种状况去心理咨询几乎没用。如果当时找到他,几付中药就能调理过来。现在吃了三年多西药,机体受毒害太深,再治疗调理就困难多了。可是我们当初哪里知道啊。如果不是幸运的看到杨仲明教授那本书,我孩子现在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是杨仲明教授救了我的孩子。

请大家一定去新浪网杨仲明博客 看看,那里有许多具体的的治疗案例和分析文章。尤其是孩子青春期成长危机方面的分析文章和青少年心理疾病的治愈实例,对我们做家长当老师的都非常有帮助和借鉴。有了这些青春期成长危机方面的知识,一旦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遇到问题,我们就不会惊慌失措,就不会在治疗中走错路!

杨仲明教授为人正直,既是一个学者,又是一个中医。他理论上造诣深厚,实践上又有丰富的治疗经验。当今中国,这样的人少之又少。他的许多书,已经无处买了,当当网只有《精神病可以治愈》和《天才.情商与心理治疗》这两本。不过,我发现他以前书里的不少内容在他的新浪杨仲明博客里有所摘录。另外博客里还有联系方式。

要知道,抗精神病药物是一种合法的毒品,副作用非常大,但医生是不会告诉病人的。而毫无戒备的病人却必须要承担这些恶果。这类药物一般只能在病人病情严重,丧失自主意识,伤人伤己,无法控制的情况下才能使用。至于抗精神病药物的毒害作用,大家可去公民人quan委员会网站了解,那里有世界各地发生的抗精神病药物对人们的毒害的详实资料和信息,很多人死的真惨。

因为青少年的身体正处在生长发育阶段,为了避免此类药物对他们造成的伤害,国际卫生组织早就明确指出,严禁对青少年使用抗精神病药物。

可现实却让人愤慨,这种情况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愈演愈烈。现在许多所谓正规医院的医生肆无忌惮的在青少年身上滥用抗精神病药物就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不仅在青少年中滥用,甚至连3岁的孩子都给用上了硫必利,利培酮等等,把孩子治成了痴呆儿,还要终生服药!

知道美国的校园枪击案吗,其中大多数的青少年杀人者就是因为患病期间服用了这一类药物后才发生了这种行为。药物的副作用使你产生幻觉和不能自控的强烈自杀或杀人冲动。而美国官方在播送这些消息时,为了保护药商的利益,警方都以保护个人隐私为由,把这些事实屏蔽掉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只有两个字“利益”!药商为了赚取巨额利润,和媒体,政府官员,所谓医生专家勾结起来,把人们正常的七情六欲都贴上各类心理精神疾病的标签,人为的扩大疾病范围,形成一个巨大的用药市场,靠滥用抗精神病药物,药商在此大发横财,不良医生也靠滥开药物获得更多回扣!

2013年3月11 美国司法部门指控阿斯利康公司向阿尔茨海默氏症、焦虑、痴呆、抑郁以及创伤后应激障碍等疾病患者推销“思瑞康”,而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并未批准“思瑞康”用于治疗上述疾病,向阿斯利康公司开出5.2亿美元的罚单。 20131月,强生公司又被起诉,因曾支付了总额数千万美元的回扣,促使养老院向患者推销更多的强生抗精神分裂症药物及其他药物。20129月,美国辉瑞公司因不当营销13种药品,受到23亿美元的惩罚。 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当天在声明中表示,药品公司的非法行为和针对医疗系统的虚假申报危害了公众健康,以及医疗专业人员医学决定的公正性,直接从纳税人钱包中掏走了数十亿美元,司法部门决不会姑息此类行为

保护人民生命健康不是空话,看看两个不同国家这巨大的反差!我们只能自己保护自己。

服用抗精神病药物的认识误区如下:

一.把药物对脑神经的抑制作用误认为是疗效。

比如孩子焦躁不安,吃了药安静些了,医生说法就是起效了,家长也会这样认为,就像当年无知的我们那样。其实抗精神病药物的作用是阻断受体,只起抑制作用,而阻滞剂会造成脑细胞损伤。还有药物要在体内达到一定浓度才能起到“压抑”作用,所以医生会要求你必须吃到一定的药量,并连续服用,否则压不住就会有所谓的复发

治表而非治本,就是抗精神病药物的本质。

.把药物的毒副反应误认为是病情本身的加重和发展。

吃药后产生了副作用,医生只好增加药量来把副作用症状压住,导至药物加量再加量,甚至几种药并用。结果使人变呆变傻,连本能的反抗力量也消失殆尽。

事实上,现代精神疾病的治疗已陷入一种怪圈,后期几乎所有的治疗都是在消除前期治疗药物的副作用,而真正的病情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象利培酮副作用产生的药源性强迫症就在我孩子身上发作的非常厉害,而医生又以病情加重为由再添加另一种药物舍曲林来治疗强迫症!

国际神经精神药理学会首席专家美国的斯蒂文·鲍金教授指出:消除抗精神病类药物的副作用比治疗精神病症状更令人头疼

.产生药物依赖。

这些合法毒品会使人上瘾,离开药人就不行。长期服药,导致人类自身的主观能动性和机体调节能力丧失,只能依赖药物,药物成为人的“魂儿”,戒药就如戒毒一般,所以只能终生服药。可笑的是,这种对药物依赖的无奈,却被医生说成真理:精神病治疗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只能药物维持,终生服药!

许多患者治愈的案例说明,这个“世界性难题”只能代表当今西医治疗的发展现状和困境,不代表整个精神疾病治疗的真实情况和事实!

. 人的生存主动性被破坏。

长期,大剂量的药物毒害,造成人类正常的情绪、感觉、机体调节功能丧失,肝肾被严重损害,大脑萎缩,社会功能退化,变成真正的痴呆之人。换句话说,一个正常人被长时间大剂量的服用抗精神病类药物,也就变成了精神病。

许多有医德,有责任心的精神病院医师在治疗中总是小心翼翼的权衡各类药物的毒副作用和药量大小,在这片沼泽地里艰难跋涉却总也走不出来。他们局限在自己的圈子里,却不愿跳出去看看。为什么即使是狂躁型的病人,有经验的老中医几幅药就能化解。为什么同一个病人在我这儿治不好,在别人那儿却治好了。到底是什么偏见蒙住了他们的双眼!

因为作为西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思维方式,使他们偏执的认为精神疾病是人的大脑出了毛病。但是中医却认为,精神疾病是整个人出了毛病, 治病求本,生理心理是一个整体,要的是阴阳平衡,调理疏导。所以,抗精神病药物的一个字泄露天机,人类的精神世界五脏六腑七情六欲,又怎能用一个字,字来了得。所以,到现在也没有走出困境!

可怕的还有舆论上的误导。记得去年北京卫视养生堂节目上,一个医学博士把精神疾病和高血压.糖尿病放在一起说事,说这三种病都是不可能治愈的,必须终生服药才行。普通老百姓没有话语权,根本不可能把民间的真实情况上电视告诉大家,这真是误导全国人民不犯法啊。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焦虑,抑郁,恐惧。极端状态的精神崩溃丧失自主意识的人很少。为什么我们现在的精神病院却人满为患呢。许多青少年就因正常的青春期心理疾病,被庸医误导送进了精神病院,其结果只能是加速孩子精神崩溃,以致贻害终生 。就像我孩子差一点也就进去了。善待我们的孩子,请那些无知的家长们醒醒吧!

当从噩梦般的地狱里爬出来以后,总结那几年走过的弯路,真是太可怕了!在精神疾病治疗方面,我现在再也不相信官方宣传的什么找“正规医院”“正规医生”,我只看实际治疗效果!

如果我能早一点知道如中跳楼孩子的情况,我一定会帮到他,让他知道病会治好的,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悲惨的一幕了。他以后一定也会像我的孩子,那个曾经折断翅膀的小鹰,康复后正成长为一头年轻的雄鹰,展翅飞向蓝天!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真是太难过了。

这样情况的孩子一定还有,我真心希望能以我的亲身经历帮到你们,但是我不知道你们都在哪里。

几天的辗转反侧,我终于鼓足勇气,写了这样一封公开信,希望有这种情况的孩子家长一定要去新浪网 杨仲明博客 看看,或者和我联系,我将把我的治疗过程与你们分享。

我的联系电话:15950 889 056 晚上19:00时之后我都会在家。

也希望看到这封信的老师和好心人,如果你们身边有这样的孩子,请将我这篇文章里的信息和我的电话号码转达给他们的家长,别象我们当年那样走投无路,绝望无助!

谢谢大家的爱心!再次谢谢!